首页 江苏要闻 融媒产品 图片 访谈 直播 信息动态 推广
新华网 > > 正文

公办暑期托管班来了 如何“托得住”又“管得好”

2021年07月09日 07:10:22 来源: 新华日报

  暑假孩子由谁照看?一直是困扰上班族家长们的一大难题。7月以来,全国多地落地暑期托管服务,省内南京、无锡、苏州等地陆续开展公益性暑期托管服务。公益性暑期托管班营运得如何?这项政府托底的民生实事,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正规军”帮你暑期带娃

  7月6日下午,在南京市浦口区江浦街道同心社区党群活动中心二楼,一年级的哀兴悦在课间时间和小伙伴愉快地玩耍。舞蹈室、电子阅览室、图书室……近千平方米的活动区域内,有不少像哀兴悦这样的孩子,“爸妈上班很忙,下班也就知道玩手机,不陪我玩!”在哀兴悦心中,来到这里,就有了更多玩伴。

  相比孩子,家长松了口气。“我原来都准备把孩子‘寄’回老家了,担心老人吃不消,打算只待一段再回南京报个班,‘东拼西凑’过完暑假。”二年级学生家长杨菲告诉记者,同心社区公益暑期托管班7月5日开班,终于可以安心上班了。

  在托管班上,六年级的小童(化名)是年龄最大的同学,记者看到小童时,他正在专心写暑假作业,“今天下午的两节课是做暑假作业,有什么不会的题,可以问这儿的志愿者老师。”小童告诉记者,他爸爸生病在床,妈妈打工,晚上回来很晚,在这里写作业,让妈妈放心不少,打工之余还能照顾爸爸。

  “3年前,社区就有居民反映,暑假不知道把孩子放在哪里才安心,还问社区有没有志愿者?”同心社区副主任史广珠介绍,暑假托管班的设立是应居民们的迫切要求。

  “报名很火爆,6月28日8点我们发布消息,10点就名额招满了。”南京市江北新区沿江街道路西社区网格员胡文静告诉记者,他们的暑假托管班报名较早,是共青团南京市委等主办的“七彩假期”爱心公益暑托班的21个班次之一,“双职工子女需求很大,但我们重点还是面向困境青少年、新兴领域青年(网约车司机、快递小哥等)子女,一共招了25名6年级以下的学生。”

  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各地的暑期托管班由教育部门、文明办、工会、团委、街道社区等牵头组织,以社区或学校为主体,时间4个星期到7个星期不等,工作人员主要由社区干部、社工、志愿者、教师等组成,均属于公益性质。而公益暑托班的安全正规,是家长们最看重的。

  “往年暑假,我也跑过几家社会托管班咨询,安全、环境、午餐,我都有点不放心。”杨菲说,她所在社区托管班连午餐费都没收,“其实收点费用我们也愿意,我们主要希望孩子在安全的环境下,能得到好的引导。”

  7月5日开始,无锡全市172个公益暑托班开班,服务3000名小学生,在开班前,教育部门对暑托班提前实地走访,对部分服务点还添置了监控设备,安装了防护栏、窗户限位器等,确保孩子安全。无锡市天一实验小学是无锡市惠山区暑期托班服务点之一,5日下午,20多个孩子在老师的照看下分时段学习、玩乐,不同年级的学生一起看电影,分组下棋。

  更多的公益暑托班正在开办中。7月7日,南京市15个部门与各区启动开展暑托服务,从7月上旬至8月底,为暑期家庭看护确有困难的低龄儿童(原则上6至12岁、困境儿童优先)提供暑托服务,为更多家庭解决“看护难”。

  家长担忧在托管班学什么

  上午书写训练、暑假作业、活动、课外阅读,下午口算训练、暑假作业、视频赏析、写作表达……这是一年级杨思涵在托管班的课程安排。杨思涵的课桌上,摆着数学、语文两本厚厚的练习册,她告诉记者,在这边要完成妈妈布置的“规定任务”,除此之外,每周还要到别的地方上舞蹈和英语两门培训课程。

  只有在托管班里,杨思涵才有与别的小伙伴玩耍时间,她很阳光地对记者介绍同桌小刘,“这是我来托管班认识的好朋友,他还会弹钢琴呢!”

  今年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双减”政策,即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在各地发布的暑期托管班通知中,也都明确提到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

  但对于不少家长来说,暑托班没有教学内容是他们比较顾虑的一个问题。根据记者7月4日至7日对全省小学生进行的暑期生活调查,5160份问卷中,目前有312人选择了托管班,占6.05%。有受访家长表示,“暑托班都是各个年龄层次的孩子在一个班,如果孩子自觉性不强,暑托班也管得不严,担心一个暑假就这样荒废了。”

  暑托班上的多位家长告诉记者,他们对暑假托管班的主要需求还是看护。“学习知识还是要靠自己来抓。”杨菲说,早在暑假开始前,她就为儿子制定了时间表,参加暑托班后,虽然不用严格按照时间表,但还是要利用周末和晚上时间进行线上线下的学习,学习英语、数学、古诗、书法等。

  在“双减”背景下,托管班要提供怎样的服务,才能让孩子过一个有意义的暑假?

  “家长对于孩子素质提升、视野拓展等诉求,也为办好暑托班提出了更高要求。”胡文静告诉记者,从满足家长和学生需求出发,今年“七彩假期”爱心公益暑托班,均要求设置“行走的课堂”“同一首歌”等6类课程。

  在路西社区暑托班,孩子们既有中国结编织、扎花灯、手工草编、手工面塑等动手课程,也有机器人、物理小实验等科学课程,还有硬笔书法、书画创作、舞蹈学习等才艺课程,每门课程都由4节课拼成一个系列,结课时还会有成果展示。不把学生圈在课堂里,社区还特地安排了5次外出活动,“7日我们带孩子们去洮湖公园书店体验,后面每周我们将陆续带孩子走进南京青少年宫、防灾减灾中心、科举博物馆、王荷波纪念馆等地,让孩子们走出户外、拓展视野。”

  暑托班落地前后,社会各界对其寄予为教育焦虑降温的期待,能否让更多家长放心将孩子交给暑托班?不少专家表示,这还需要托管班继续在课程内容拓展方面深入探索。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学校和社区对落实培训机构严管政策是一种“补位”,但如果只是提供照看学生服务,而没有科学设计的托管课程、活动,恐怕难以令家长满意。

  建长效机制还需“打磨细节”

  尽管只是孩子的暑假选项之一,但暑托班承载着家庭和社会的诸多期待。江苏省现代服务业智库研究员黄斌认为,托管班是基于教育结果公平的大背景而产生的一种政策,最终目的是为了保证所有孩子都有同等的机会接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由于一些原因部分家庭没有充分的财力和足够的精力去支持和思考孩子的教育问题,托管班可部分“弥补”这些家庭的教育功能缺失。

  对不少社区来说,今年开设暑托班是一次全新的尝试,资金、志愿者、课程等,处处都是“难点”。

  “我们社区引入社会组织资源,联合之前合作的一些单位,可以说是依靠公益性‘拼成’的暑假课程。”胡文静表示,热情的志愿者很多,但与暑托班匹配的不多,“主要暑期时间长,上课时间早,中间还无法请假,让不少大学生志愿者犯了难。”

  史广珠告诉记者,这次江浦街道团工委牵头招募了大学生志愿者,同心幼儿园的教师也来主动为社区的孩子提供舞蹈等课程,“但志愿者和教师全都是无偿服务,除了午餐和交通补贴外没有其他任何报酬。自己作为负责人,也有点过意不去。”

  黄斌表示,开展暑期托管服务,是提高公共服务水平的体现,但仅靠“公益”和“爱心”显然是不够的,要建立长效机制,各地可结合财政情况,完善经费保障机制。“我们不单要给孩子提供简单的照料,更多的是希望通过暑期托管能够解决教育结果公平问题。”黄斌建议,它应以政府为主导,同时社区、企业、机构和社会组织也要形成合力。

  “如果暑期托管仅仅考虑孩子看护问题,不能为孩子增加发展机会,提供优质服务,这样的政策在效果上就会打折扣。”黄斌认为,“专业的事情要交由专业的人来做,未来托管服务的实施主体还应是学校,最好是由孩子就读的学校通过组织自有教师或引入外部优质的教育服务来实现,孩子就读的学校对孩子发展情况最为了解,知道孩子真正需要什么。当然,如此做,必须要在政策上做更精细的规划和设计,这需要政府在财政上增加投入。尤其是针对困境家庭儿童,政府需拿出更多财力,以保障这些家庭孩子所受教育的质量。”

  让学校和教师提供优质课程服务,也是不少家长和网友的观点。由教育部门组织、以学校为主体的暑托班,也是今年各地暑托班的新模式,但同时,假期托管在规模化、制度化后容易演变成“第三学期”,教师群体的增量劳动如何获得报酬,是否会增加其假期负担等已引发社会争论。如何打磨细节,建立相应的考评机制、奖励机制都影响着暑托班能否“托好”“管好”,让社会各方满意。

  对于暑托班的定位,南京师范大学教科院教授、南师大儿童发展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殷飞提醒,“暑期托管班的性质不是一个教育项目,而是一个民生工程,千万不能办走样变成学业辅导,第一增加了孩子的暑假负担,也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暑托班主要功能就是帮助时间上存在困难的家长托管孩子。”(王子杰 蒋明睿 王拓 杨频萍)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21127636628